首頁| 滾動| 國內| 國際| 軍事| 社會| 財經| 產經| 房產| 金融| 證券| 汽車| I T| 能源| 港澳| 臺灣| 華人| 僑網| 經緯
English| 圖片| 視頻| 直播| 娛樂| 體育| 文化| 健康| 生活| 葡萄酒| 微視界| 演出| 專題| 理論| 新媒體| 供稿

足不出戶的紫禁衛士:不少人連毛主席紀念堂都沒去過

2019年03月14日 06:33 來源:中國青年報 參與互動 

3月6日上午,武警故宮中隊的執勤哨兵下哨。李超/攝

  “上元之夜”的第二天,清晨6點,起床號劃破北京中軸線上方的天空,古老的紫禁城經過前夜的喧囂,已恢復寧靜。武英殿旁的小院里,武警北京總隊執勤一支隊故宮中隊的官兵們照例起床洗漱,準備出操。

  駐扎在西華門內,沒有專門的跑道和操場,圍繞故宮跑圈是故宮中隊雷打不動的早操課目。10分鐘后,一支隊伍悄然出發。這樣跑一圈有3公里的路程,大約需要15分鐘。

  初春的北京天還沒有亮,巨大的宮殿在夜色中隱約顯現出輪廓。常年駐守故宮,讓故宮中隊的官兵們成了離這座世界上現存規模最大、保存最完整的古建筑群最近的人。近萬座宮殿和六百年的中華文明,是他們守護的對象。

  哨位上的榮譽與快樂

  去年一年,故宮年度接待觀眾量首次突破1700萬人次,春節期間的“賀歲迎祥——紫禁城里過大年”活動,7天接待了40萬游客。珍品文物和文創產品讓故宮成為人們心中的“網紅”,追文創、看展覽,成為一股由故宮引領的新潮流。

  每天上午8點,太和門緩緩推開,執勤官兵會成為這一天首批走入故宮的人。擔負固定哨位執勤和巡邏勤務,是白天官兵們在故宮內的任務。

  太和殿前,是故宮中隊的第一組執勤哨位。廣場上凹凸不平的地磚已有600年的歷史,哨兵們每隔半小時,就要在這些“文物”上走一圈。

  戰士李思維清晰地記得第一天上哨時的情景。按照慣例,新兵下連后,每組哨位有兩個人,老兵帶新兵。老家在湖南的李思維此前從未來過北京,更沒有進過紫禁城。與紫禁城的初見,就是他走進故宮中隊,開始守衛她的那一天。

  李思維的記憶中,那天陽光明媚,頭頂碧空如洗,他作為副哨跟隨老兵來哨位換班。廣闊的太和殿廣場上,游人絡繹不絕,兩隊武警官兵筆直站立,相對行了一個軍禮。

  第一次站在太和殿門前,李思維的主哨告訴他,站在這里,“守衛的是中華文明”,一分鐘也不能松懈。“那是第一天站在這么多人面前,感覺很多游客都在看我,突然覺得肩上的責任很重,也很驕傲。”李思維說。

  然而,盡管一班執勤只有兩個小時,站在這里卻并不輕松。到了夏天,故宮大理石吸熱極快,地表溫度時常突破溫度計極限。加上旅游旺季,游客增多,熱浪與喧囂讓哨兵看到遠處的建筑物都被炙烤得扭曲。而冬季的神武門,穿堂風呼嘯而過,夜間執勤的哨位就設在門前。

  中士賀磊剛守衛故宮7年,所有哨位他都已經執勤過無數次。提起這7年,他早已忘了夏季的炎熱與冬天的寒冷,想到最多的是執勤時遇到的一張張游客的笑臉。

  和來自世界各地的游客打交道是哨兵們的日常工作。“洗手間在哪里”“出口在哪里”是游客們最常問的問題,有時候賀磊剛執一班勤要回答幾十甚至上百遍。但他從來不覺得煩,因為同樣尋常的,還有游客送來的遮陽傘和礦泉水。

  “游客看到我們站在太陽底下,經常會主動給我們打傘、送水,但我們不能收,只能口里說著謝謝婉拒,心里很感動。”賀磊剛說,就在今天春節舉辦的故宮過大年活動中,每天都有來故宮過年的小孩跑來向他問好。“那時感受到作為軍人的驕傲,覺得執勤再苦再累也是值得的。”

  故宮開放這些年

  隨著故宮逐漸開放,各類展覽與外事活動越來越多,執行臨時任務變得常態化。2017年,故宮博物院舉辦“千里江山-歷代青綠山水畫特展”年度大展,北宋畫家王希孟的《千里江山圖》首次全卷開展。前來看展的觀眾為了一睹名畫真容,常常需要排3個小時的隊,才能近距離欣賞5分鐘。負責維持秩序的執勤官兵每天要重復幾百遍“同志您好,這里不能長時間滯留”。

  “老兵”賀磊剛說,“執勤第一條:以人民為中心”,勸說游客時,再擁擠喧鬧的環境也要有耐心,不能先想自己的苦和累。

  今年“紫禁城過大年”與“上元之夜”活動舉辦,讓故宮一度日游客量超過8萬人次。中隊臨時加勤,出動多組巡邏哨全天執勤。“上元之夜”活動日,哨兵們早在下午就登上城樓哨位。毫無遮擋的情況下,寒冷的風刀子般割在臉上,有些戰士下哨后感到臉都麻木了。

  除了舉辦展覽,外事活動也是故宮中隊執勤任務的重中之重。每次協調游客配合外事活動,戰士張銀有自己的經驗和辦法。“要和大家講道理。我會告訴他們,這是在為祖國的外交事業作貢獻。”這是他貫徹依法文明執勤、與游客打交道最常說的一句話,“一說一個準,大家都能理解,也會配合”。

  “歷史也活在我們身上”

  站在大殿前的哨兵同樣是故宮里一道獨特的風景,每天執勤中問路的,其中不乏外籍游客。為了能夠流暢交流,同時展現中國軍人的良好形象,戰士龐笑非閑暇時,把《新概念英語》當成休閑讀物,一有時間就背單詞。每天收操后,對著古老的紅墻背英語單詞成了他的必修課。

  如今,在故宮工作人員的專業指導下,中隊擁有自己的英文版“禮貌用語100句”“問路答疑100句”。官兵們都能熟練用英語說出故宮最基本的路線圖。“我們站在這里,代表的是國家形象,代表的是中國軍人的形象。”排長唐鵬程說。

  學習外語的同時,中隊官兵們也在學習故宮的歷史。他們走過紫禁城的每一座宮殿,都能說出它們的故事。

  張辰是中隊里的第一代故宮講解員。最初關于故宮的典故,張辰是在導游口中聽到的。執勤時,各個旅行團的導游一邊講解一邊在張辰面前走過,那些只言片語的故事讓他對故宮的歷史產生了興趣。于是,中隊圖書館里的書被他翻了個遍。

  像張辰一樣的戰士還有很多,列兵王楠把講解詞背得滾瓜爛熟。春節期間,一個年輕母親帶著孩子游玩,小朋友拿著地圖跑到他的面前,問他乾清宮的故事。聽完王楠熟練又生動的講解,小孩子高興地一邊鼓掌一邊說,“叔叔,你真厲害”。

  “故宮的歷史也活在我們身上。”王楠說。

  生活在紅墻黃瓦的紫禁城,歷史早已融入中隊官兵的生活。如今中隊居住的營房是袁世凱修建寶蘊樓時警衛排住過的,旁邊的宿舍是御馬廄,院子里的黑棗樹也有600年的歷史。大家常開玩笑說,自己是住在文物里。

  每天下午清場后,故宮里的空地就成了中隊的訓練場所,繁重的執勤任務下,官兵們也始終堅持體能訓練。

  夕陽灑在輝煌的琉璃瓦上,太和殿前廣場安靜廣闊,只有風聲和官兵們出拳的聲音。這是賀磊剛最喜歡的畫面,總能讓他忘了疲憊。只要想到這樣被自己守衛著的故宮,賀磊剛就會笑:“從心里覺得故宮太美了,執勤不辛苦,因為我太喜歡她了。”

  張辰喜歡看陽光映著金水河里故宮的倒影,“那一幕寧靜祥和,心里只希望國家太平”。

  每個戰士都有自己喜歡的故宮故事。張銀喜歡講起金鑾殿后出水的龍頭,在別人眼中也許不起眼,他卻知道,“那就是水龍頭的來歷”。賀磊剛喜歡角樓的結構,每次跑操經過,他總在想象,支撐著這座沒有一根釘子的古建筑上的楔子究竟是什么樣的。

  太和殿前哨位旁的鍍金缸、乾清門前與哨位并肩而立的青銅獅子、每天出操跑過的金水河……這些觸手可及的文物是中隊官兵日常聊天時談論的主角。《故宮100問》里的故事被他們編成問答題解悶。官兵們熟悉這里的每一座宮殿、每一個院落,每次在為游客指路時,他們的腦海里會立即拼出一副“3D地圖”。

  “足不出戶”的“紫禁衛士”

  盡管守衛著最著名的名勝古跡,居住在北京城的最中心,故宮中隊的官兵們卻幾乎沒有逛過北京。來了6年,賀磊剛從沒有去過頤和園,唐鵬程去過最遠的地方是天安門廣場。整個中隊集體行動的活動范圍最遠只到過西單,不少戰士甚至連毛主席紀念堂都沒有去過。

  任務繁重、沒有時間是中隊官兵“足不出戶”的主要原因。

  今年春節,“故宮過大年”與“上元之夜”接連兩個活動,讓官兵們忙得連軸轉。節日期間的晚上,賀磊剛和戰友們需要登上天安門城樓執勤站崗。那是農歷豬年的第一個圓月,當月光照亮了故宮角樓,看著北京城的萬家燈火,游客舉家前來游玩過年,賀磊剛突然有些想家。

  他已經7年沒有回家過年,每逢節日闔家團圓的日子,都是中隊官兵最忙的時候。入伍以來他唯一一次與家人春節團聚是在2018年。母親千里迢迢探親來到故宮,正好趕上賀磊剛上哨,只能遠遠地站在角落望著他。為了防止出現秩序混亂,賀磊剛的注意力全部在游客身上,甚至沒有多看母親幾眼。

  兩個小時的執勤站崗時間,賀磊剛的母親就在旁邊陪了他兩個小時,交班后對他說的第一句話是“你瘦了”。分別的那天,賀磊剛望著漸行漸遠的母親,站在哨位上鄭重地行了一個標準的軍禮。

  “一家不圓萬家圓。”看著城墻下熱鬧的人群,每一名“紫禁衛士”都會在心里這樣告訴自己。

  遠方的親人以這群“紫禁衛士”為驕傲。戰士李思維說,盡管父親從未到過北京,卻喜歡和別人繪聲繪色地聊故宮,最后總會驕傲地說上一句“那是我兒子守衛的故宮”。每當被人問起,賀磊剛的母親就會笑著告訴別人,兒子在北京當兵,在故宮里執勤,就守著電視里的那座金鑾殿。

  2月20日,萬眾矚目的“上元之夜”結束了,執勤還在繼續。故宮清場后,宮內的哨位會在夜間調整到神武門外。照例兩小時一班崗,困倦成了官兵們最大的“敵人”,一夜分成幾段睡是常有的事。有時候冬天遇上刮風下雪,哨兵們就頂著風去哨位,實在打哈欠困了,“多打幾個哆嗦就清醒了”。

  夜晚的故宮沒有了白日里的喧囂,一輛輛卡車開進來,工人們開始加班加點進行修繕。站在神武門外,身后是趕修的宮殿,面前是繁華的北京街景,老人在故宮博物院前的空地上散步、跳舞,孩子們在一旁打鬧嬉戲。每當這時候,唐鵬程總有一種恍惚的感覺,忘了凜冽的寒風,“好像穿越了。”

  夜間的修繕工作一直持續到清晨6點,然后神武門也將關閉,整個故宮空無一人。而此時,武英殿旁的小院里,起床號剛剛吹響。

  從哨位走下來,賀磊剛伸了個懶腰,看到街上已經有早起上班的行人。他沿著斑駁的城墻往回走。

  “又是一天平安順利結束了。”賀磊剛心里想著,身旁諾大的紫禁城肅穆安寧。

  (視頻制作:鄭天然)

  中國青年報·中青在線記者 鄭天然 通訊員 王斌 王煒 來源:中國青年報

【編輯:于曉】

>軍事新聞精選:

本網站所刊載信息,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。 刊用本網站稿件,務經書面授權。
未經授權禁止轉載、摘編、復制及建立鏡像,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。
[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(0106168)] [京ICP證040655號] [京公網安備:110102003042-1] [京ICP備05004340號-1] 總機:86-10-87826688

Copyright ©1999- 2020 chinanews.com. All Rights Reserved

在线日韩日本国产亚洲_老司机在线网站2017_国产真实偷拍在线播放_久久这里有精品视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