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享到:

從“一罩難求”到“燙手山芋”,口罩市場涼了?!

從“一罩難求”到“燙手山芋”,口罩市場涼了?!

2020年06月09日 14:09 來源:中國新聞網參與互動參與互動

  中新網客戶端北京6月9日電 (左宇坤)曾經買口罩的,排隊也買不來;如今賣口罩的,排隊走上“天臺”。

  幾個月過去了,本是“千金難求”的緊俏商品口罩,如今已是隨處可見的“明日黃花”。至于那些游走于風口浪尖的口罩商們,更是被劃分出兩種截然不同的人生。

  有的人,用一個月的時間賺到了一輩子的錢;有的人,用一個月的時間虧完了一輩子賺來的錢。

資料圖:藥店內口罩貨源充足。 吳鵬泉 攝
資料圖:藥店內口罩貨源充足。 吳鵬泉 攝

  排長隊到隨便買,口罩市場“大變臉”

  北京市朝陽區一家藥店的店員告訴中新網記者,目前在售的口罩有近十種,從一次性醫用口罩到醫用外科口罩,再到曾經見都見不到的KN95口罩、女生喜歡用的韓版KF94立體口罩,以及花花綠綠的兒童專用口罩,一應俱全。

  “跌得太快,一批一個價”,店員為記者介紹了現在賣得最好的一款一次性醫用口罩,“四月份還是平均三四塊一個呢,現在一包20只裝的只需要36塊錢。”

  “我們屬于連鎖藥店,貨都要從廠里拿,價格基本都是統一的,廠里定價多少我們就賣多少。原料價格降了,廠里便宜了,我們零售價就便宜了。”店員解釋道。

  就算價格降下來了,不同于年初“看見多少要多少”的搶購心理,店員說,最近大家最多買個一兩包,隨用隨買。“有來買口罩的人提起過今年秋冬可能會有第二波疫情,但如果囤口罩的話,肯定也愿意在網上買更便宜的。”

  店員還提到,最近來買口罩的大多是出門忘帶口罩,來買了應急的人。為此他們也特意把口罩拆賣,兩塊錢一個,銷量還挺不錯。

  北京市昌平區一家小區里的便民小藥店里,也有三種不同款式的口罩可以選擇。“我們這里太偏了,疫情那會兒進口罩根本排不到我們,想都不要想。”店員表示,大概是在三月中旬的時候,自己店里已經可以輕松進到口罩了。

  曾經“只聞其名,難見其身”的KN95、N95口罩,反而是最近銷售情況最差的。“夏天太熱了,戴個普通口罩都悶得一臉汗。疫情又控制得這么好,誰也不愿多花錢受N95的罪啊!”店員說。

  住豪宅還是上天臺?“生死”僅在一月間

  “口罩尾聲,大批工廠清庫存,0.3元一個普通民用,量大可議價。”從事貿易行業的陳先生最近一直在朋友圈幫各路朋友打口罩廣告,但效果并不理想。

  “過了中秋節的月餅不如燒餅貴啊!”陳先生感慨,目前的口罩批發領域,普通的一次性口罩價格都在三毛錢甚至更低了。

  今年1月底的時候,陳先生通過關系搞到了幾批口罩,之后因為太難就不做了。數量不算太多,但因為較早嗅到風口,也賺了十幾萬。

  “最賺錢的,還是最早一批殺進市場的,以及原本就做口罩這行的。”陳先生說,自己認識的朋友里,最多有靠倒賣口罩賺了300多萬元的。

民眾排隊購買口罩。 劉文華 攝
資料圖:疫情高峰期,民眾排隊購買口罩。 劉文華 攝

  雖然賺得不如別人多,但陳先生并沒有后悔這次“及時抽身”。因為“賺幾百萬的沒聽說幾個,賠得底兒掉的比比皆是。”

  有業內人士算過這么一筆賬,按5月的價格算,合格的民用90級熔噴布一噸大概40萬元,一噸熔噴布生產100萬只一次性醫用口罩,光是熔噴布的成本已經要4毛了。再加上無紡布、掛耳、壓條、人工成本,如果口罩的質量是合格的,一只口罩賣幾毛錢,商家肯定是虧錢的。

  據陳先生介紹,低價甩賣的人里,除了賠錢回籠資金的,也有不少“混子”:“很多都是在疫情吃緊階段入行的,說實話,口罩質量不過關,往線下的店送,看到實物根本沒人要。大多都在網店低價出售。”

  記者查詢了網購平臺上銷售的口罩,“100個僅需19.9元,50個9.9元”的超低價口罩比比皆是。“這種口罩千萬要慎重購買,很多都是小工廠的壓箱貨。”陳先生說。

  企查查數據也顯示,2020年開始至6月8日,口罩相關風險信息已超1千條,不足半年時間,風險信息數量已經是2019年全年的1.7倍。在今年口罩相關風險信息中,行政處罰占總體的87.82%,具體表現為以次充好、假冒偽劣等行為。

  口罩機和熔噴布,全部“速凍”

  “2月那會兒,真的是全國上下都沒有口罩了。我當時連一些生產口罩的村里都去了,能找到的全找出來了。”沒口罩又有需求怎么辦?就只能買口罩機造。

  “3月的時候,有朋友說自己能搞到90萬一臺的全自動口罩機,問我要不要入伙。”陳先生回憶,當時朋友激動的語氣仿佛就等著數錢了。但他意識到口罩極端的賣方市場不會持續太久,便拒絕了朋友的邀請。

  生意果然很不順利。口罩機4月份才收到,當時市面上口罩已經到處都是了,開工還要賠進去原料和人力成本。簇新的口罩機變成了廢鐵,折價到30萬元都沒人收。

  “說句不好聽的,口罩最后賣不出去了,送人都行。口罩機虧手里,幾十萬的鐵家伙怎么辦?”如今,那臺被寄予了“暴富夢想”的口罩機還閑置在倉庫里,錢一分沒掙到,還在每天“吃”著倉庫租金。

  和口罩機一樣處于上游的口罩生產原料熔噴布,由于供需結構的調整以及“國家隊”中石化、中石油產能的大幅提升,也出現了價格暴跌。

  根據找塑料網統計數據,5月中下旬以來,熔噴布價格下滑明顯。99級熔噴布在5月1日的報價接近72.5萬元/噸,6月3日價格已跌至25萬元/噸。90級熔噴布的價格已從5月初的40萬元/噸左右,跌至6月3日的3.5萬元/噸。

  數字升降的背后,是很多口罩商活生生地演繹了“先來的住豪宅,后來的上天臺”的商業故事。

當地時間5月13日,美國洛杉磯市長加希提宣布,人們只要出門就必須戴口罩。圖為當地商場內,民眾佩戴口罩購物。
當地時間5月13日,美國洛杉磯市長加希提宣布,人們只要出門就必須戴口罩。圖為當地商場內,民眾佩戴口罩購物。

  硬拼還是出口?口罩行業迎來大洗牌

  天眼查數據顯示,2020年1月1日至5月31日,我國口罩相關企業新增注冊70802家,與2019年同期相比,同比增長1255.84%。

  轉折發生在5月。2020年4月,口罩相關企業月注冊量達35260家,與3月相比環比增長97.24%;5月,口罩相關企業注冊量就有所下降,月新增10283家,環比下降70.84%。

  國內疫情好轉,口罩市場飽和;國外疫情繼續蔓延,不少口罩商將出口視為最后的救命稻草。

  但在4月10日,海關總署發布了53號公告,對口罩加強質量標準監管。很多沒有醫療器械產品證書的民用口罩生產廠,無法通過海關檢查出口。這就使得國內的口罩行業出現了冰火兩重天的局面——符合標準的“大廠”拼命提高產能,“小廠”只能暫時停工,申辦出口資質。

  業內人士認為,疫情發生后才匆匆忙忙投資興建、生產水平無法達到標準的口罩廠,很有可能會面臨大量關停。但由于白名單是一輪一輪的,那些本身生產質量達標,只是因為資質申請排隊時間過長,導致短暫出現經營困難的企業,仍然有活下來的希望。

  “對于口罩來說,現在的核心競爭力就是質量和價格。”陳先生覺得,不論是想要取得資質出口的,還是想要在國內競爭中殺出血路的口罩企業,生產出優秀的產品都是第一位的。

  你買的口罩便宜了嗎?質量如何?(完)

【編輯:劉羨】
關于我們 | About us | 聯系我們 | 廣告服務 | 供稿服務 | 法律聲明 | 招聘信息 | 網站地圖
 | 留言反饋
本網站所刊載信息,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。 刊用本網站稿件,務經書面授權。
未經授權禁止轉載、摘編、復制及建立鏡像,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。
[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(0106168)] [京ICP證040655號] [京公網安備:110102003042-1] [京ICP備05004340號-1] 總機:86-10-87826688

Copyright ©1999- 2020 chinanews.com. All Rights Reserved

在线日韩日本国产亚洲_老司机在线网站2017_国产真实偷拍在线播放_久久这里有精品视品